藝術家自述

創作對我而言,是我找回生命中最快樂的原點,倘若作品足被堪稱當代抽象,就希望觀者不祇從畫面中的形式去論斷,而是從看一個人長期以藝術介入社會公共議題的經驗延續,結合作品中呈現的畫面去了解。也因個人過往的社會空間實踐經驗,於是作品隱約呈現理性的幾何結構形式,因此空間、幾何,隱然成為我的繪畫風格,當面對作品時總是來回的探索、自省反詰。如何將感性的敘事故事、生命的記憶、生活圖像、山水的崇尚與理性的幾何結構、線形兼容於作品之中。於是我的繪畫一直在探索新的可能,所有的階段也都是未來回顧的脈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