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新 《藝術複眼》

洪明爵「大海浮夢」內省外境之析論        李新

2018年十二個月,洪明爵以每月畫「一」,紀錄自己中年身心靈的情狀變化。今年二月,他對於中年危機的省思結論是「太多的可能會破壞生命的軌跡,不妨放手一搏!」「大海浮夢」作品於焉產生。這個個展,應該被視為他將中年危機轉介藝術創作的事件紀錄。了解這事件的緣起,就讓我們對洪明爵的藝術遠景,多有期待!
(洪明爵「大海浮夢」系列創作,因起中年危機感。)

中年危機正如李白「行路難」詩曰「拔劍四顧兩茫茫」的毫無頭緒之感;而在審度當代藝術多元環境下,即使藝術前程看似美好浪漫,在自我期許「一飛沖天」的藝術企圖心驅使,創作瓶頸的突破過程,一如陷入產道經驗。

臺南大學教授洪明爵來自信仰的堅定、藝術學養的深厚與無盡藝術熱情,又意念橫生以鑑諸生理轉變的意象「一」字入手,新起這系列作品,見證中年仍可以有夢,即使夢浮於大海,在當下就放手拚搏。革命情勢一片看好,花開美麗在明天,自然可待。

檢拾「一」在浩瀚語海中「一場春夢、一言難盡、一蹶不振、一掃天下—」,更有「千算萬算,不如老天爺一算。」「一」字語意多元,在洪明爵這「大海浮夢」系列作品中,「形似簡、意賦富。」粗看細賞疏分為:

一、太陽下海1~2:形有圓與一,紅橘線點,躍然於大地混沌色氛裡,作品1洩漏了仍不甘雌伏於中年危機的情緒,還殘留青春旺氣。圖面那頂天立地的藍色調,聚焦於自我中心也凝聚視覺焦點。作品2則是如有了然也已然接受危機的到來,「細雲不雨」、蓄勢待發的篤定意志,畫面上的經緯度數字,讓我好像聽到「豪氣干雲」似的聲調說「此時此地,你給我記住,我拚了!」

二、大海浮夢1~3:形有圓與一,「一」之唯大,卻隱身於藍性海域;而大圓減縮為圓點,加上當代谷哥地圖的目的地紅色標誌,似有寓意為茫然的中年人生找尋錨定的新方向。大海浮夢或夢沉或圖面的視覺感官,那圓點,是起,也是終。

三、大海浮夢4~5:這兩幅應是此系列的起手式之一。如定海神針的「一」,也定出水平線的海平面或海的深淺,而以發泡劑自由引拉而塑形的色群,圖面5那金黃色光線,任由夕彩光映、螢光魚舞或思緒紛飛。圖4一對細圓交錯,映襯淡薄藍性調上幾筆細線,律動澹靜視感。而那幾塊小小定海石,應該會讓觀眾感到畫面的趣味性、無限想像力,在安定感之外。
而其大海浮夢9+歸鄉,黑白圓弧線,可說是一種視網膜的誘惑,吸引我停駐腳步,再深情看她一眼。

四、大海浮夢6~8:起於中年危機,至於太陽落海;其間歷經中年戀色、戀物的研究自然色澤,正適逢六、七、八月,阿伯勒、大紅紫薇等盛開,明亮鮮麗的花色,綴點市街風情明媚。洪明爵遍履花樹下,撿拾落花、萃取汁液、分別成罐,而有關古典與現代的藍色系的研究,如妳中有我、我泥中有妳,適時擷取這些自然色域調合成畫。這三幅作品,是大海浮夢系列的煉製過程之部份,他向來嚴謹構圖秩序中,風發的意氣、任形自由的筆意,真是「昭然若揭」!

洪明爵「大海浮夢」個展,他自言從中年危機、中年戀色、愛戀自然、愛戀物質、愛戀生命的歷程,且感恩書本、藝術史與一路走來長輩的傳授與教誨,讓他得以親身體受環境、自然的脈動,重新探索檢視生命的存在意義。這讓我們感受到一股回甘溫暖的甜蜜度,也表現一種藝術無畏的精神!


這個親身體受環境與自然的新經驗,洪明爵也發掘出自己共生於大海的基因。在年輕時教學、澳洲留學乃至回台灣教書近廿年,期間每週也往返高雄東港,那有關大海的DNA,一如世俗眾生,即使存有血液裡的DNA,皆早已遭掩埋在奔忙的生活裡。
而洪明爵「太陽下海」的概念,受啟發自達悟族大海文學家夏曼~藍波安。洪明爵出生小琉球,及長遷徙東港,仍是住海邊,太陽與大海,朝夕伴他成長,海風吹著他的青春期啊~而今受啟發而追回、重返大海與太陽的童年印記,轉化為心象的抽象作品,返真歸心、歸返自然大道之外,融入中年人生的況味與興然味。讓我們見證一個中年之愛戀其親情與土地,竟而涵養入藝術創作的內容深度。


在當代藝術洪流下:一、清楚的脈絡發展,如實的台灣土地情感。向為藝術產業關注的主題。二、中年危機是社會諸多年過四十的男人,人生的一個大轉折,轉得過,後半生魚翅燕窩;轉不過,誤己誤人誤蒼生!而藝術人不能只聚焦於自己的內心情緒,也必須關注、紀錄當下的社會。洪明爵此系列作品,有中年危機症狀的男子,應該多會被鼓舞到,轉化徬徨、鬱悶、無力、無奈,進而為明智不惑與知天命的柔韌境力道

台灣時報報導

報導連結 : http://www.twtimes.com.tw/?page=news&nid=796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