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陶文岳 ( 藝評家 )

因為親近宗教的關係,我常會思考人類永續生存與發展的基礎是什麼?除了科學持續的進步,改善人類的生存環境之外,事實上人類對於「藝術」在心靈空間的開發,也顯得十分的重要。當然我們也常會聽到「普世價值」( universal value ) 的談論,即人類普遍所共同認定的價值,而且是有益於人類生活與道德的價值。它其實牽涉的範圍很廣泛,舉凡心理、身理、美學、哲學到政治學……等領域,莫不是包含在「普世價值」的範疇裡,為人們所重視。其實我們也看到,只要能有利於人類永續的生存發展,它就形成了某種普世價值的評判標準,而從另外角度來看,當人類不在有意願生存於世時,普世價值才真正失去了它的意義。此外我們也從另一個面向來觀察,什麼樣的價值觀能符合永續存在的發展條件?而「普世價值」也會隨著時代與觀念而改變嗎?答案當然沒有一定與對錯,這些都是人類一直在持續觀察與思考的問題。

將「藝術」放在「普世價值」裡來討論是一個有趣的議題,傳統藝術有其文化歷史的脈絡發展,前衛藝術則是打破傳統藝術的規範法則,不同的藝術流派與變革,前仆後繼的發生,「藝術」之所以為“ 藝術 ”, 「藝術」 能處於“ 立 ”與“ 破 ”的循環之間,「藝術」之所以能進化,就是需要寬廣創作的自由度,在相對情形下,人類對於「心靈」這一廣大區塊,向來就極其重視其存在,同樣的與物質共同為人類所不可缺乏的兩大欲望之所。面對21紀全球化的發酵與發熱,除了基礎和諧的道德價值、世界生態的環保與物質資源的重視之外,「藝術」無疑是最好的調和劑,往往能超越國界限制,達到某種心靈療癒的效能與交流,是任誰都無法忽略藝術而置身事外。

高雄做為南台灣的第一大城市與國際商港,自從南北高鐵接軌直達後,早已主動拉近了彼此城市的時空距離,這個都會的發展也與北部形成更密切的生活鏈連結,同樣的我們也看到高雄美術館、私人畫廊、藝術替代空間和藝術博覽會等頻繁的藝術展演活動的內容,都不比台灣的藝術重鎮台北來的遜色。高雄一直以來也都有在地獨特的藝術發展風貌與理念,既保持了藝術創意,同時也有許多藝術家的創作令人驚嘆,這是值得我們去關注與留意的地方。這次在高雄「精品河堤會館」就特別策劃了「生活面相」的主題展覽,從“ 生活哲學 ”的理念出發,邀請了洪明爵、陳廷晉、林建忠等三位傑出的當代藝術家參與展出。

在這三位藝術家裡,兩位是畫家與一位雕塑家,其中年紀最長的洪明爵 ( 1968~ )曾留學澳洲,為國立澳洲皇家墨爾本科技大學的藝術博士,目前也是國立臺南大學視覺藝術與設計系的專任副教授,在南台灣是相當活躍發展與重要的當代藝術家,曾獲得許多重要的繪畫獎項。洪明爵的創作以抽象繪畫為主,結合了冷熱抽象的元素,畫面底層以幾何結構入手,上層以自由揮灑的創意線條表達,形成了音樂性的流動節奏。我們都知道「抽象藝術」在1910年由俄國藝術家康丁斯基所開創,歷經了百餘年而不墬,東西方抽象名家輩出,值得一提的是近幾年來著名的法國華裔抽象畫家趙無極與朱德群的畫作在拍賣場價格迭創新高,就可以證明抽象畫受人喜愛的程度有增無減。洪明爵面對這些早已築起高牆屏障的抽象前輩畫家們,他的壓力不可謂不大,但他以個人豐富的國內外生活閱歷與體驗融入抽象創作,將來自內心悸動,情感的表現,盡皆揮灑於畫布上,形成個人自信且獨特的風格。洪明爵說:「用生命親身去感受自然的脈動、感受色彩的溫度、感受記憶中混頓不明的存在,最重要的是探索那些色彩學以外的自然色域,超自然的圖像印記。」

林建忠 ( 1982~ ) 則是此次三位參展藝術家中屬於最年輕的藝術家,也以抽象創作為主。他畢業於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MFA藝術創作碩士,擅長多元媒材的創作運用,長期的投入抽象領域研究與表現。林建忠的作品注重繪畫肌理與紋理的表達,他喜歡將實體敘事的事件簡化為抽象的圖面,運用自由的點、線、面等符號元素,利用揮灑、點染的技法、結合出不同畫面的三角與幾何造型結構,衍伸出不同色塊的表現,有些構成則結合重複平塗描繪的植物圖像元素,增加畫面視覺感官的變化。這些植物的符號圖像產生來自於他平日的種植與觀察,類似日記式書寫的紀錄。林建忠的作品深具東方詩意表現的特質,他說:「近期的創作想法源自於成長過程的經驗,在創作的過程,探討記憶是非常感興趣的一部分,有時候是豐富創作的經歷,但有時候會把這些經歷看得很重而限制了作品,因此選擇繪畫性、自由度高的抽象創作為創作方向。」

比較前兩位平面繪畫的創作者,曾到法國研習,高師大美術系碩士畢業的陳廷晉 ( 1978~ ) 則展出立體雕刻。如果有到高雄駁二藝術特區參觀的群眾,相信一定會被兩件超大型「工人及漁婦」的塑像,詼諧逗趣的造型所吸引,這是他參加駁二文化公仔創意大賽首獎的放大作品,象徵在地高雄及海洋城市的文化意涵。陳廷晉創作無疑是充滿了創意能量的才華,從平面到立體的創作,他都拿手,而確立其風格表現的則是雕刻的人偶雕像。配合這次展覽,他展出「群人」系列的木雕,這些是從生活中觀察群眾與來自內心自我的剖析,如同自然的生活結合自然的木頭。他雕刻的人像特別強調他們的「背影」呈現。我記得已故的台灣知名導演楊德昌拍攝的「一一」電影裡,有一段生動有趣的畫面,令人印象深刻。就是劇中的小男孩專拿著相機拍人的後腦勺。一般我們拍照一定是以拍正面照為準,但他卻刻意選擇了拍眾人的後腦勺和背部,目的就是想拍下來給大家看,因為平時大家都看不到自己的背面,這是一段充滿哲思的想法,而陳廷晉雕刻的木雕「背影」,是在探討人的虛無、存在、現實與生活。他引用法國知名社會學家、哲學家尚.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1929~ 2007)的說詞來表達他的創作觀:「群眾並不發光,相反它會吸收光線,吸收國家、歷史、文化和意義等周遍星叢的全部光線,⋯⋯沒有表語,沒有謂語,沒有品質,沒有指稱。這便是它的定義,或是它的徹底無定義。」

「生活面相」展覽的三位藝術家呈現了三種不同的藝術樣貌,當我們在欣賞藝術家作品的同時,其實也是如同鏡面的映照自己。不管時光每分每秒的飛速前進,“ 藝術融入生活 ”一直是近幾年來台灣積極推動“ 慢活 ”的標準,藉由這些作品分享藝術家的生活與創作的意義與感悟,是抽象繪畫的表現也好,是具象雕刻也行,它們均是藝術家們生命成長與生存的軌跡明證。當然同樣的在這些藝術作品中所散發出來的時代美學氛圍,不管是來自內外直觀的感性或客觀的理性表現,皆讓我們能了解體會與擁抱生活的當下,同時也開啟我們藝術的心靈之眼,去欣賞與享受藝術。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